跑跑卡丁车手游内测资格怎么过得:讓市場各方糾結的水價

(信息來源:泵業資訊網   2013/8/27 15:08:58)
     前幾日,烏魯木齊水業集團曝出負債率高達73.87%。據統計,2005年至2012年,在全國34個省會城市(除香港、澳門、臺灣)中,烏魯木齊是唯一一個沒有進行水價調整的城市。他們的相關負責人認為,水價不到位,導致供水企業舉步維艱。而事實上,對于那些已經進行過水價調整的城市,水價上調之路,也充滿著各自的“艱難”:不但面臨自身的經營壓力,更要承受來自民意的眾多質疑。
     作為我國自來水公司運營的典范,澳門自來水公司執行董事范曉軍曾對此感慨:“幸福的自來水企業各有各的幸福。不幸的自來水企業都是一樣的。”他認為,“不幸的自來水企業”大多受制于水價,水價成為最難逾越的發展障礙。那么,究竟是什么讓水價成為供水企業的達摩克里斯之劍?對于水價調整,我們該如何理解?
     水價,捆綁收費何其多
     在大眾的眼里,國內的供水企業是壟斷企業。相比于慣常意義上的石油、電信等壟斷部門,它們不僅具有產品定價權、收費權,還有政府補貼。供水企業的收入主要來自兩方面,即水價和政府補貼。但實際上,上海濟邦投資咨詢有限公司總經理張燎介紹,當供水行業全面虧損,企業提出調整水價時,政府往往以公益性行業來要求供水企業,以尊重民意為理由,致使水價調整成為行業難題。當企業需要政府補貼運營時,政府又往往以企業有水價收入為由,讓企業自負盈虧。供水企業面臨兩難境地,性質定位模糊不清。
清華大學水業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傅濤介紹,市場化改革之后,政府已經很少對供水企業進行補貼,“1998年之后就沒有實際的政府資金補貼到水價。”
     在水價征收上,傅濤介紹,現行的水價里包含了不少的代征費用,有的甚至達到水價的50%。以烏魯木齊水業集團為例,其財務部部長林云介紹,烏魯木齊生活用水價格3.10元,其中只有1.16元為供水企業實際收入,其他1.94元均為代收費用。
     過多的代征費用,讓供水企業背負了過多的“負擔”和民眾的不解,客觀上,推高了水價,加大了水價上調的難度。
 
 
     成本,原本不應成“迷”
     對于民眾的質疑,很多供水公司表示理解,但也希望獲得更多民眾的理解。
相比市場上各種瓶裝水,烏魯木齊水業集團水質監測中心主任董鳳玲介紹,“同樣是水產品,礦泉水或許僅需要一處廠房,幾套設備就能生產出來,而作為城市公共用水的自來水,除了要投入建設引水、制水、水質監測等一系列基礎設施外,還需要將供水管網延伸至城市的每一個角落。”據行業專家介紹,自來水需要經過一整套程序:取水、格柵、加藥、混凝、沉淀、過濾、消毒、出水、進入管網,經過二次供水設施,最后才到達用戶家中。在這一過程中,很多因素影響著供水成本的變化。
     以烏魯木齊為例,由于遠距離調水、污水回用、環境污染、制水主要原材料價格大幅度上升等方面的原因,烏市的自來水制水成本也“水漲船高”,制水和供水的成本與自來水價格的“剪刀差”越來越大。對于珠海,大幅上漲的水資源費、連續4次上調的電力成本,以及為應對咸潮進行的相關建設,和提升抄表到戶率等新增投入則是導致供水成本增加的重要原因。
     而根據今年年初的通知,“十二五”期間我國的水資源費將平均上調36%。同時新版《生活飲用水衛生標準》啟用,對水質要求的提高,水廠的升級改造也會增加不小的成本。
     定價制度,計劃經濟印記明顯
    “國家調高了自來水水質標準,必須投資對水廠和管網進行改造才能滿足新的標準;巨大的環境壓力要求提高污水處理率,必須投入大量資金等等,這些因素都決定了相當長的時間內,用水成本是上升的。”金杜律師事務所合伙人顏俊,在接受中國水網采訪時如是說。
     在實際過程中,據烏魯木齊水業集團財務部部長林云介紹,烏市供水企業屬于市政公共事業,其產品與服務的定價受《價格法》的約束,實行政府定價。隨著近年來自來水制水成本上升,供水成本與價格長期倒掛。而珠海市的現行自來水價格制定于2005年,全市除東區海島外,實行統一的自來水價格。
     就此,中國水務投資投資部經理陳汪洋曾對中國水網介紹,目前的水價基本都執行的是歷史水價,對于當前以及未來的成本支出無法涵蓋,即便漲價了,也只能彌補歷史的虧空,不能解決現在和未來的成本付出,惡性循環地發展。從操作程序上,從審核成本到組織召開聽證會,再到當地政府研究,上級政府發改委部門審批。水價調整時間普遍超過一年,甚至更長,往往剛完成一次調價,新的水價就已經不能反映企業的實際情況,新一輪的調價又要開始。同時,一些地方政府基于維穩等因素考慮,也經常不支持水價上調。

     水價聽證會,政府要敢于擔當
作為企業、用戶和企業溝通的橋梁,水價聽證會,也受到多方指責。一邊,民眾認為,現在的聽證會就是“走過場“,很多聽證會就是“聽漲會”,“十聽九漲”。一邊,很多行業專家和企業代表,也為企業叫屈:水價,是政府和民眾共同承擔。水價如何漲,如何分擔,應該由政府和民眾進行協調。現在的聽證會被誤解,成了民眾和企業利益博弈的平臺。
    上海濟邦投資咨詢有限公司總經理張燎在接受中國水網專訪時介紹,現階段我國的城市供水成本的責任,應由政府和水用戶兩類責任主體承擔,供水企業只是以有效率的方式提供供水服務的運營商而已。現實情況是,很多時候政府躲在一邊,非但未承擔其相應財務責任,反而將供水企業和用戶推上對立的境地。
    長沙供水有限公司總經理金凱軍認為,水價調整,其實就是政府、企業和民眾三方之間的協調。在政府、民眾和企業三方里,企業屬于弱勢一方。原本需要政府出資的,政府不出,讓企業出;需要民眾支付的部分,民眾不愿意出,最后也會落到企業身上。當前供水市場,需要厘清相應關系,明確政府、企業及民眾各自在供水中的責任。
    烏魯木齊水業集團董事會秘書劉炬說,一個合理的水價,是供水企業提供高標準水質和服務的保障。供水企業的巨額虧損,勢必會影響到城市公共用水安全,同時也會影響到老百姓用水。
傅濤對此深有體會。他認為,水價,是一個歷史遺留問題,也是一個現在亟待解決的問題,更是一個關乎未來發展的問題。目前,中國的水價形成機制已經嚴重制約了水務服務的安全和可持續性,不僅讓水的價值低估,而且嚴重制約了水的投資、水質保障、管網改造、以及流域生態的恢復,使行業陷入低價低質、低質低價的發展怪圈。水價問題應該與水質等相應服務標準有所對應,低質低價、高質高價。
    讓人糾結的何止一個水價,與一個月幾十元的水費支出相比,動輒錯收流量費幾十元幾百元的通訊商,一個月幾百元上千元開支的電費、一個月百余元的公交費,更不用說漲漲不停、不得不限購的房價,哪一樣不牽動著市民的心!
 
 
 

 
 
您可能感興趣的
Copyrights @ 2000-2010 南方泵業股份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浙ICP備05002702號-1
服務熱線:400-826-7722 郵箱:[email protected]跑跑卡丁车手游怎么预约跑跑卡丁车手游版预约 www.2913819.com   公司總部地址:杭州市余杭區仁和街道仁河大道46號    
  
本網站的 網站建設seo 谷歌seo CAD 昆鵬展防腐木 洗輪機 細石混凝土泵 抗干擾磁環 磁環 手拉葫蘆 混凝土泵車 微信投票系統 噴涂生產線設備 CAD 科寧和暖 拋光機 聚醫網 秋霞影院 配資門戶 噴涂生產線設備 綿陽網站建設 鄭州駕校 RPA 塑料軸承 跑跑卡丁车手游怎么预约跑跑卡丁车手游版预约由商贏網提供
吉林快三精准计划图网站 360彩票计划软件官方 比分直播 韩国美女人体摄影 gt娱乐官网 大乐透拖胆玩法计算 惠泽社群六肖王开奖结果 幸运飞艇7码2期雪球在线计划 赌大小两边都下的技巧 鼎盛国际娱乐公司 博狗是不是私人平台 众享云店的骗局 时时彩技术交流群 江苏快三免费计划软件 重庆时时历史开奖记录 时时彩技巧与实战攻略